上海歌舞团有限公司
Shanghai Dance Theatre Co.,Ltd
喜报| 璀璨闪耀,从”星“启航
来源: | 作者:上海歌舞团 | 发布时间: 2020-07-17 | 19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2020年7月17日,从星启航·2019-2020年度文广演艺之星青年人才成果展暨颁奖典礼在艺海剧院举行。上海歌舞团的独舞演员于婷婷荣获“文广演艺之星”称号,上海歌舞团独唱演员梁彬荣获“入围奖”。





文广演艺之星


“上海文广演艺之星”评选活动始于2008年,是上海文广演艺集团的青年人才培养计划。十几年间,无数优秀青年演员从这里出发,展示才华、磨砺技艺,逐渐成长为上海文化事业的中坚力量。

上海歌舞团朱洁静、方光、万金晶、吴晓娜、王佳俊、席燕娟、侯腾飞、王思佳、邓韵、王景等青年艺术人才们都曾获得“文广演艺之星”称号,多年来,他们凭借着对舞台和舞蹈艺术的热爱和坚守,为观众们演绎了许多经典作品。

今年,上海歌舞团的独舞演员于婷婷荣获“文广演艺之星”称号。于婷婷凭借《羽化灵蛇》一举拿下三座市级奖杯,在舞剧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中挑战新的艺术高点。于婷婷是个喜欢与自己较劲的姑娘,12岁才开始学跳舞,但她的倔强让自己一步步扎实地向目标靠近。
同时,上海歌舞团独唱演员梁彬荣获“入围奖”。

舞韵之星

上海歌舞团独舞演员 于婷婷




上海歌舞团独舞演员于婷婷现场带来
独舞《羽化灵蛇》


上海歌舞团独舞演员于婷婷在舞剧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中挑战头号反派角色柳妮娜,需要她在不同身份中毫无痕迹地切换。在高强度的训练压力下,有时神经紧绷无法入睡,索性起床把捋好的戏和细节下床再练习一遍……

红唇、波浪发、皮手套、高腰裤,于婷婷饰演的柳妮娜紧盯着新得来的情报,目光锐利如锋,强大的气场令全场肃静,落针可闻。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,嘴角微微上扬,几分凶狠、几分得意,她猛地把椅子推倒在地,无声的命令响彻舞台……略带诡异的上海滩歌乐响起,记录了她的妩媚动人,也见证了她的狡黠残酷。


雷鸣般的掌声,久久不息——观众无不被她霸气非常的干练舞步所震撼、为她洞察一切的犀利眼神而紧张,柳妮娜这一风韵与气场兼具的反派角色,深深打动观众。

落幕后,化妆间,于婷婷还沉浸在方才的掌声里,战栗而兴奋——这是认可,是鼓励,亦是前行的动力。而不一会儿,她开始觉得浑身乏力,一瞬间又饿又累,拆头发的动作也慢了下来,瘫在凳子上不愿动弹,肌肉的酸痛、韧带的拉扯、碰擦的伤痕,这一刻都席卷而来,无不真实地灼伤着她的身体——但她依旧带着笑。

 “我喜欢跳舞,喜欢表演,想在当下的芳华里全力以赴,抵达一个又一个新的顶点。”


一份热爱——舞动青春 向心而栖



走上舞蹈这条路好像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:儿时,家人想让于婷婷多学点才艺,她便报名了艺术团;中专毕业汇报时,大学的老师作为观众,一眼相中于婷婷,顺利考取;她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观赏了一次演出后,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感叹:“这个姑娘到时候来我们团啊。”“一路就这样顺利的过来了”,回想起自己的从艺路,于婷婷托着腮,眼波流转,漫漫十年路仿佛弹指一挥间。

 “我不光是喜欢跳舞,还喜欢表演,我饰演的所有角色都一定是有演出的成分在里面,不管是人还是动物”,加入上海歌舞团、成为舞蹈演员,意味着对表演和舞蹈的双重要求,而于婷婷对这两者是同等的热爱,“演戏和舞蹈对我来说是缺一不可的,如果你光让我挑一个,我会觉得不满足”。


不同于影视演员,舞蹈演员用身体来表达情绪,有时可能比前者对于内心的演绎要更加的饱满,因为她们无法将喜怒哀乐言说出来,肢体需要展现出无数的台词、观众才能接收到这样的情感。“跳的所有节目都会有内心的表达,但没有学过类似课程,都是自己琢磨的。走路的时候不自觉的想到人物的某个点,表情就出来了。”舞蹈出身的于婷婷对于演戏技巧,是通过一点点摸索、结合自身的体验,逐渐习得的,她也乐在其中,“就算是简单的开心不开心也都是要有层次和递进的,私底下要做很多功课去了解这个人物所有的背景,也要再融入我自己的情绪。”

凭着对舞蹈与表演的热爱,于婷婷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,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一次次光辉。


一身伤痛——铿锵玫瑰 破茧成蝶



然而“顺利”舞者路的背后是无限汗水与艰辛,于婷婷自认不是天赋型选手——“我是属于吃苦型的,总跟自己较劲,憋出一身伤。”

12岁才开始学跳舞,于婷婷起步比同龄学舞蹈的孩子晚,身体条件也不算好,“我身体很硬的,其实很多动作我做不到,但硬要逼着自己做。”倔强如她,韧劲不小,压腿疼到闷出一身汗却从不叫一声痛,“我就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,很倔,老师说什么是什么,就跟自己较劲,老师说你能压下去,我就一定要压下去,私底下就会早点到教室练功。”

为了在观赏效果上呈现最优状态,她付出了比常人多倍的时间与精力,也因此落下了一道道疼痛与伤痕,而同时,也正是这些造就了于婷婷的锻炼与成长:


临近一次大赛的脖后肿包和膝盖积水并没有消退她的意志,她不知疲倦地从早排练到晚,非常经历对她心理素质的养成影响颇深,“后来表演一上台心反而定下来了,没有这么紧张了”;

《羽化灵蛇》给她的脚踝、膝盖、腰、颈椎再填新伤,全新的角色也成为她新的挑战,而这样的付出为她带了三项大奖,也使得她拓宽了对于角色理解的深度与广度,“曾经我就不太放得开表演,妖娆的灵蛇让我成长了很多”;

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高强度、极复杂的排练,在不同的组里分饰不同角色,需要她完成高难度的动作要求的同时,缕清繁复的人物关系,生理和心理皆面对巨大的压力,“夸张的时候我睡觉了到半夜突然醒过来,下床把我缕的戏,想好的细节跳一遍”,角色的成功塑造、成为她经历的又一座丰碑......

 “我不是争强好胜的,但给我的东西我就一定要做到,尽最大努力让人满意。”凭着这样顽强的信念与扎实的实践,她借《羽化灵蛇》荣获华东六省一市专业舞蹈比赛创作表演一等奖、韩国首尔国际舞蹈比赛组委会特别奖,同时,凭借《爱人去哪儿了》荣获华东六省一市舞蹈比赛表演金奖。


一念执着——漫漫前路 步履不停


 “我不是那种经常想以后的人,我会想先把当下的做好。”于婷婷认为自己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,而对于她来说,当下最重要的便是在歌舞团里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。

大学毕业的时候,她也曾犹豫过是否要一直走舞蹈这条路,“那个时候是伤得最厉害的时候,但自己不甘心,觉得还是可以跳一跳。”家里的长辈担心她过于辛苦,劝她在老家当一名教师,“我当时说我再想想,因为内心还是想跳舞的,再加上我觉得好不容易都出来了,也不想往低处走,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,几年之类要是没有达到这个目标,我就回家。试过了才知道自己行不行。”就这样,她在歌舞团奋战了一个又一个年头,也获得了令自己满意的结果——受到团里的重视,一部戏一部戏地往上走。



入围奖

上海歌舞团独唱演员 梁彬




上海歌舞团独唱演员梁彬现场带来
独唱《江南北国》

梁彬,上海歌舞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,国家二级演员,师从于上海音乐学院著名声乐教育家常留柱教授.中国国际声乐歌剧研究协会理事,国家艺术基金中国古谱诗词传承人,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硕士,上海市第十届青联委员,上海音乐家协会会员,长宁区音乐家协会理事,上海演艺工作者联合会会员,厦门歌舞剧院特聘演员。


★2007年获得全国艺术院校歌剧比赛金奖
★2012年获得全国“中华情”艺术展演声乐比赛金奖
★2013年获得“第二节亚洲国际声乐大赛中国唱法”三等奖


曾在歌剧《江姐》,歌剧《雷雨》,歌剧《原野》,音乐剧《风中丽人》等扮演重要角色,多次在全国各地演出。曾代表中国出访过美国、法国、澳大利亚、突尼斯、泰国、韩国等国家和地区。
梁彬爱上音乐,是受了同样爱音乐的母亲的影响。从小抱回大大小小的歌唱奖,也奠定了自己将来要从事音乐道路的决心。最初,他学习民族唱法,偶然与古诗词相遇,从此欲罢不能。六年时间里,他整理录制了100多首由古曲谱成的古诗词歌曲,不但唱给中国人听,还受邀到美国、法国等地为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国人演唱。
梁彬希望,古诗词能焕发新活力。“不是穿着汉服飘来飘去,而是要融入多元化的形式,让更多现代人喜欢和聆听,最好让唱摇滚的也能唱。”
2020年作曲并演唱的抗疫歌曲《今日柳暗花明》收藏于上海历史博物馆。





时间沉淀出技艺,
舞台上片刻光彩夺目,
台下浸没着汗水飞扬,
所付艰辛不可尽数,
这一路上,
或有血泪,或有芬芳,
祝贺你们!
愿你们
在梦想的方向上继续前行,
前程似锦,向阳盛放。